2008.09.12 *Fri

【家教】左邊(上)

 

‧BL有,微H有,配對微DH,雷者慎入!

‧歡迎回應指教,人身攻擊我會直接刪掉。

 

ILoving you

 

“Loving you , is all I wanna do ……”

瑪莉亞凱利高亢而慵懶的嗓音迴盪在偌大的臥房裡,氣氛淫靡,只因床上緊緊相擁的一對情人。

 

「恭彌,我愛你。」迪諾吻著深下的戀人,在他的耳畔聲聲傾訴。

「唔嗯蠢馬廢話少說..……否則..」雲雀恭彌羞紅了臉,冰冷的面具隨著男人的震盪瓦解碎裂,威脅的字句,參雜著壓抑的吟哦,反而更加誘人犯罪。

雲雀蔥白的手臂環上迪諾的,與那刺滿刺青的左手交疊,任由身上的男人肆虐,全盤接收他帶來的快感、痛楚,和訴不盡的愛意。

 

窗外義大利的風景,霪雨霏霏,直至晨曦。

 

鳳眼微睜,映入眼簾的,是迪諾寬闊的胸膛,和那鮮豔的,環抱著自己的左手。

微抬眼,便看見迪諾的臉龐,淡淡的笑容,永遠溫柔的望著自己的茶金色眼眸,一頭暖陽般的金髮。

這就是,深愛著他,雲雀恭彌,的男人。

 

「醒了?睡的好嗎?」迪諾笑問,吻了一下雲雀的額。

想起昨夜的激情,雲雀閃避了迪諾的視線,迪諾笑笑。

「不是要出差?還賴在這裡幹麻?」倨傲的鳳眼瞪了瞪。

迪諾的眼睛眨了眨,在一聲驚呼後跳下床,開始匆忙的梳洗,著裝。雲雀則一面冷眼旁這位迷糊的首領,一面拾起衣物穿上,面對著全身鏡俐落的打上黑領帶,套上黑西裝,撥了撥略微凌亂的黑髮。

 

「還好恭彌提醒我,不然我都給忘了。」迪諾走道雲雀身旁,開始打領帶。

「蠢成這樣還當首領?」雲雀挑眉,不屑,然後扣上西裝的釦子。

「你不多睡點嗎恭彌?你應該很累吧?」迪諾訕笑,放棄安撫亂翹的髮尾。

……蠢馬,你的領帶歪了。」瞋目,雲雀拿起銀拐走向門邊。

「啊啊!恭彌,等等我啦!」

 

不用言語,迪諾知道,背對自己的雲雀,嘴角微揚的笑。

 

 

走出房間,兩人走下了鋪著棗紅色地毯的階梯,兩雙搽的黑亮的皮鞋落在雲石地板上。

大廳裡嚴謹的排列著身穿黑西裝的人,對著迪諾行禮。

 

「要出發了嗎?首領?」羅馬利歐問。

「恩,下去準備吧。」迪諾說。

甫說完,一屋子部下撤去,視線開闊許多。

「羅馬利歐,你去把車開來門口。恭彌,要順便帶你回彭哥列嗎?」

雲雀搖搖頭,表示彭哥列會派人來接。

「那,我走囉,會等我回來吧?」每一次"再見"都有可能是"再也不見",身為黑手黨首領,迪諾再清楚不過。

「不回來,就咬殺。」雲雀冷言。

迪諾笑笑,望著那對他深愛的眼睛,擁抱住那精瘦的身軀。

 

Ti Amo , Kyoya .

 

 

黑頭轎車駛出加百羅涅大宅,雲雀目送迪諾的坐車遠去,才上了自己的坐車,揚長而去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IIHolding your hands

 

雲雀回到彭哥列總部他的房間,還沒來得及鬆下領帶,辦公桌上那疊公文,或者該說任務,的紙張吸引了視線。

 

"又是狙殺?"雲雀心想。

 

最近這類任務越來越多,迪諾曾說這是為了鞏固第十代彭哥列首領的地位及勢力,軟硬兼施的肅清手段。

也是彭哥列第十代首領‧澤田綱吉下的決定,迪諾今早的出差也跟此事有關。

 

瞥了一眼資料,迅速記下有用的訊息,那疊不再有利用價值的公文就這麼進了碎紙機。

雲雀打理好西裝走出房間,穿過精美裝飾的長廊,掠過朝他行禮的部下,走到屬於首領的辦公室門口,

正要敲門,門內爭吵的聲音使的他一頓。抗拒接下同類型任務的聲音,屬於雨之守護者‧山本武。

雲雀不以為然的冷笑,敲門。

 

「進來。」沉穩帶點青澀的聲音,是澤田綱吉。

 

山本果然在房內,神色猶豫躊躇,雲雀面無表情的走上前,帶著輕蔑的表情意把跩過山本手上那份任務文件。

 

「天真。」

 

雲雀語帶輕視,用眼神詢問了臉色明顯不悅的綱吉,後者點點頭。接收到同意的訊息,雲雀不發一語的轉身離開。

 

「真搞不懂雲雀這傢伙在想什麼,怎麼突然這麼管閒事。」一旁的嵐之守護者‧獄寺隼人咕噥,雲雀一字不漏的聽見了。

但他只是頭也不回的走,因為,說到底,他自己也不清楚,自己如此的原因。

 

衝動?心軟?還是他在賭氣?

 

似乎只要迪諾不在,他就個外浮躁,不肯靜靜等待迪諾回來。

原來他雲雀恭彌,也有依賴人的一天?就像那些草食動物一樣?

還是,只是因為,對方是那個男人?

 

他,雲雀恭彌,在找答案。

在找,自己被改變的原因。

在每次任務裡找,在殺戮的血光裡找。

找尋,他能安心被迪諾擁抱的原因。

 

巷子裡昏暗,血腥味濃郁的噁心,無風的夜,使之揮散不去。

纖瘦的身軀在屍體血泊裡站立,年少清秀的東方面孔,兩柄寒光懾人的拐子,肩上停著氣氛不搭的可愛小鳥。

僅剩的敵人,也是這次最後的目標,早已重傷嚇倒在地,恐懼發抖。

「雲雀,咬殺!咬殺!」鳥兒叫著,清脆嘹亮的日文。

銀光閃過,一條人命隕歿。

 

回到暫居的旅館內,距離開總部外出執行任務已經十天,迪諾應該也快辦完事了吧?雲雀盤算,但隨即又搖搖頭,自己都哪悶腦海裡怎麼會出現那傢伙。

說是說,想是想,雲雀還是收了收為數不多的行李,準備一早回彭哥列交差。

 

淋完浴,批著浴袍才剛走出浴室,手機響起,彷彿算準了時間的鬧鐘。

 

「喂?」

「我是阿綱,迪諾先生那裏出了點問題,狀況很糟,有辦法去支援嗎?」

「那傢伙?」雲雀皺眉。

「現在連絡不上迪諾先生,我已經派人去支援羅馬力歐,但迪諾先生似乎被困在屋子裡……

「馬上過去。」不等阿綱說完便掛上電話。雲雀隨手穿上襯衫衣褲,領帶也沒打就提起拐子衝出房間,驅車趕往迪諾所在之處。這之間的所有動作,雲雀彷彿都不必經過思考,彷彿,都是本能。

迪諾……” 迴盪在腦海中的,只剩這個名字。

<To be continued...>

COMMENT : 0 TRACKBACK : 0 [EDIT] [TOP]

COMMENT

Comment Form


秘密留言

TRACKBACK

TrackBack List



你說會是誰?

宇文綷曇

Author:宇文綷曇
Dolice is me ,I'm Dolice .

I'm born to be free .

我就是我,很單純,不難懂。
很不平凡的平凡,不簡單的簡單。
我隨和,但我有原則,有個性,有我的哲學。
我的路,我自己主宰自己選擇,不被任何人左右。
或許矛盾,但這就是人性吧。
我在這裡,隨時歡迎任何人,來懂我。







其實不可能。









東翻翻西找找





Copyright © Dolice's Heart FC館 All Rights Reserved.
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・・・ Designed by サリイ ・・・